學生作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是:首頁 > 學生天地 > 學生作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冬月與懷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12-16
                      瀏覽次數:2267次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返回列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初二(1)班  賴愛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多年以后,又是一個冬,也是一輪月,漸入暮年卻又憶元豐六年。憶的,或是懷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涼意陣陣涌入身軀,熱茶也難以沖散,窗邊是清冷的月光吧?不知是因孤寂還是詩意讓我緩緩起了身,說是孤寂,也太過蒼白。約莫凌晨三四點,海棠花未眠,我亦未眠,可便連花兒都成群結隊的,即便在冬寒夜里也明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太艷,太艷!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我正惱于這花擾了月色之清美,亦或是自己太過煩躁便將怒意泄于這花吧?我撓撓頭為自己的想法報以微微一笑,不知不覺到了承天寺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東坡兄?”是阿民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月下,我抑制欣喜的心跳淡然回首,晚風入侵他單薄的衣衫,吹起縷縷發絲,好像這樣會使他看著不那么瘦削,不知是月色加持罷?他整個人白的像紙,眼中帶著意料之中又驚喜的神情,就這么閃閃發光的站在那里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我失了言,好似這一眼萬年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“懷民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東坡兄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兩人同時打破僵局,隨之相識一笑,明明都老大不小了,為何會有些得意之情?人到了夜晚總會有些稚氣吧?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慢步中庭,閑聊二三句,匆匆一督庭下積水,靈光一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海棠花的明艷抵不過水底的群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懷民快步向前,我緩步隨后,剎間隨后,剎間,風平。聽見了枯枝敗葉的聲音,聽見了屋檐水滴落地的聲音,聽見了心跳的聲音,可為什么,懷民,我聽不見你的聲音?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莊周夢蝶一場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 夢中最后一個片刻,懷民在月下緩緩轉身,說這些什么,可我卻聽不見,聽不見,這一別,這一言,還要多久才能還我?最后一張信紙上的:“東坡兄,冬月太涼,待中秋之時月圓之夜,定會再相見?!?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  什么冬月太涼,哪夜沒有月亮?不過是懷民不在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白楊樹
                      h漫纯肉无遮挡